第428章 死刑

    “心理準備?”我被武霜的話驚呆了。與此同時,我的心里突然有了一種很不好的預感:“霜姐,我姐到底出什么事了?”

    聽見我這么一說,一旁的蘇雨菡和辛怡、烏鴉等人也全都愣住了。

    “怎么了?葉紫怎么了?她,她出事了?”蘇雨菡一臉擔憂地望著我。

    “我師父出事了?”辛怡也一聲驚呼。

    看見她們兩人都這么關心葉紫,我心里挺感動的。畢竟葉紫可是她們的情敵,如果心腸不好的人,聽見自己情敵出事,一定會覺得很開心。可蘇雨菡和辛怡卻并沒有絲毫幸災樂禍的樣子,有的只是對葉紫無盡的擔憂與關懷。

    我搖了搖頭,對蘇雨菡和辛怡說:“暫時還不知道!”說完我又追問武霜:“霜姐,我姐到底出什么事了?”

    “喔,其實,其實也沒什么事,算了,你先忙你自己的事情吧,你放心,葉紫在家有我們照顧,你不用為她操心。好了,我還有點事,先掛了……”

    “霜姐,霜姐……”我呼喊了幾聲,發現武霜已經把電話掛斷了。

    我趕緊再撥回去,她的電話已經關機。緊接著,我有打我媽的電話。我現在已經顧不上那么多了,一直忍著沒給他們打電話是因為擔心警方會追蹤他們的手機查出我的位置,可現在為了葉紫,我已經管不了那么多了。

    我能感覺到武霜剛才本來是打算和我說葉紫的事情的,可緊接著,也不知道是有人在她旁邊阻止她還是怎么回事,總之她明顯是臨時改變了主意,很可能是怕我太擔心葉紫,所以才沒告訴我真相。

    之后我把武家我知道電話號碼的幾個人的電話全都打遍了,最終一個人的電話都沒打通。

    我知道他們一定是在躲避我,不想告訴我真相。可越是這樣,我越想知道真相。

    最后,我放棄了繼續打電話給他們,而是對烏鴉和夏華、王睿強幾人說了一句:“鴉哥,華哥,強哥,你們幾個留下暗中保護薛美艷,我和我菡姐跟小怡三個回去一趟。”

    “回去?”烏鴉一臉擔憂:“你可別忘了你現在已經成了國際通緝犯,再加上,就算你不是國際通緝犯,你在國內也是頭號通緝犯……”

    “管不了那么多了!”我毫不猶豫地道:“我姐肯定出什么事了,我必須回去看看她再說!我們一起離開這個國家后就馬上分手,你們想辦法秘密入境,去暗中保護薛美艷,千萬不能讓她們母女出什么事。除此之外,你們還有一個很重要的任務,那就是幫助國王抵擋戈頓家族的報復。我們已經和國王說好了,以后一旦有戈頓家族的人過來報復他,我們會派人幫他擺平。

    另外,鴉哥,你把你聯系好的那幾個戰友全都叫過來這邊幫忙吧。至于他們的傭金,你先和他們談一下,你做主就行了。我先回去一趟,如果可以的話,我打算從我們武家挑選一批精英帶出來。然后再想辦法去接幾個單子……”

    “你能接到單子?”烏鴉一臉狐疑地望著我。

    “可以的。”我很肯定地點了點頭:“你們現在也知道了戈頓家族為什么對付薛美艷了,而薛美艷手里掌握的那些重要資料我也有一份,其中有很多雇傭兵集團都與戈頓家族有很密切的生意往來,并且還有不少戈頓家族的敵對勢力也在那些資料當中,我相信只要我們找到他們好好談談,從中應該可以找到一些事情可做的。”

    “行,那就按照你說的做吧!”烏鴉道。

    “葉紫到底怎么了?”蘇雨菡皺眉道:“小紫呢,她沒什么事吧?”

    “暫時不清楚。”我搖了搖頭:“剛才我還沒來得及問,只問到葉紫的事,我武霜姐還沒說完就掛斷電話了。”

    “我給我爺爺打個電話問問看。”蘇雨菡道。

    “嗯。試試吧!”我點了點頭:“不過我估計他們為了不讓我們擔心,應該也不會告訴我們真相。因為他們都知道我和葉紫的關系,一旦他們告訴我葉紫出什么事了,知道我一定會不顧一切地趕回去,他們肯定是怕我趕回去被警-察抓……”

    “我試試吧。”蘇雨菡點頭。

    緊接著,她拿出手機撥通了黃泰安的電話,黃泰安電話是接的,可他卻一口咬定他在自己家里住著,并不知道武家發生什么事情了,更不知道葉紫已經回去的事。不過他嘴上倒是說的很好,說什么他馬上去武家溝看看,到時給蘇雨菡回復。

    結果,當我們第三天下午從香-港坐船偷渡回到內地的時候,黃泰安還是沒有給蘇雨菡任何滿意的答復。開始蘇雨菡打了幾次電話給他,他只說還沒問到葉紫的消息,最后一次蘇雨菡和他通話,他直接告訴蘇雨菡說,葉紫沒什么事,叫我們不要回去,然后他掛斷電話后,就再也打不通他的電話了。

    很明顯,我的猜測是對的,葉紫絕對出什么大事了,因此所有人都在瞞著我們,生怕我們回去。

    不過我們既然已經回來了,并且已經回到內地了,那就絕對不會半途而廢,我是一心準備回武家溝看個究竟的,又怎么會聽黃泰安的話調頭回去。

    我們回到東山的時候,已經是離開薛美艷后的第四天早上了。

    我們沒有在東山停留,直接往武家溝趕。不過由于進入武家溝只有一條獨路,我擔心會有警-察一直守在去武家溝的路上等這抓我,所以我在東山和蘇雨菡與辛怡商量了一下,讓她們在東山等我,我說我一個人走小路回家。

    辛怡是同意了,她說她去見幾個朋友,順便看能不能找點錢,以后我們那么多人在外面總得要花錢。

    辛怡顯然是沒有絲毫意見,可蘇雨菡卻死活不肯同意我一個人回武家溝。她當著辛怡的面說:“我早就說了,以后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你別想再單獨行動。”

    我回家心切,也懶得和蘇雨菡廢話,便對蘇雨菡說了一句:“從小路走回去,差不多要走兩三個小時,你能走得動嗎?”

    “能,你放心,絕對不會讓你背我的。”蘇雨菡橫了我一眼。

    “好吧!”繼續,我趕緊帶著蘇雨菡從小路往武家溝趕。

    蘇雨菡的確挺賣力的,盡管我們只走了一個小時,她就明顯有些吃不消了,可她一直堅持著跟在我屁股后面,一點都沒叫苦叫累。

    當我們走到一個半小時的時候,我見她好像實在太累了,便說了一句:“好了,休息一下再走吧。”

    “不用,我能挺得住。”蘇雨菡抹了一把額頭的汗水,對我微微一笑。

    盡管她此時穿的是一身運動休閑裝,看起來好像沒有以前穿職業女裝氣質那么好,不過卻給人一種另類的美。尤其是她頭發扎得是一個長馬尾,看著還真有種清新脫俗的感覺。

    “菡姐……”我含情脈脈地叫了一聲:“你這香汗淋漓的樣子好美。一直以為你穿職業女裝最好看,沒想到你穿運動休閑裝也這么好看。”

    “切……”蘇雨菡嘴角一撇:“人長得好看,穿什么都好看。”

    “是啊,人長得好看,就算不穿也好看……”

    “你!”蘇雨菡惡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色-鬼!臭小子,越來越壞了你……”

    “嘿嘿,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嘛!”我笑道。盡管此時我們是站著說話的,不過卻也是借此機會在稍作休息。

    “豬頭強……”蘇雨菡突然很嚴肅地叫了我一聲。

    “昂,什么了?”我很認真地望著蘇雨菡。

    “你說,要是我外公當初沒有那么不顧我們一家人反對要求我和你訂婚,以你爺爺和我外公的關系,要是以后我們見面了,成為朋友了,我們還有可能發展成現在這樣嗎?”

    “現在那樣?”我故意問道。

    蘇雨菡對我翻了翻白眼:“你說呢?”話音剛落,她突然一把揪住了我的耳朵:“臭小子,你還想耍賴不認賬是吧,你可別忘了我們可是在雪地里拜過堂的!”

    我抓著蘇雨菡揪住我耳朵的那只手,手很柔軟,我還趁機忍不住摸了一下她的小手,而后壞笑著說道:“嘿嘿,蘇老師,我現在可不是你的學生,我是你老公,怎么你還要揪我耳朵,你這應該也算是職業病吧?”

    “噗嗤……”蘇雨菡笑噴了,此時的她笑得特別迷人,很明顯她是因為我提到了我現在是她老公的事。而她剛才明顯就是想說我們倆現在是夫妻關系,只不過她臉皮薄,不好意思直接說出口罷了。

    蘇雨菡笑過之后,不僅沒馬上松開我耳朵,還特意用勁揪了一把,然后才慢慢松開我耳朵,很得瑟地笑著說:“哼,就算你現在是我老公怎么了,揪你一下你還有脾氣!”

    “嘿嘿,沒脾氣。”我笑道:“好了,休息的差不多了吧,走吧!”

    “嗯。”蘇雨菡點了點頭,突然拍了拍我的肩膀說:“蹲下!”

    “干嘛?”我茫然道。

    “背我!”蘇雨菡冷聲道。

    “臥槽,之前是誰說絕對不要我背的。”我鄙夷道。

    “我現在改變主意了不行嗎?”蘇雨菡一臉不屑:“一點都不知道心疼人,我都走了那么久了,讓我輕松一下不行嗎!”

    “哎……”我搖了搖頭:“先說好,背到前面山崗上你就自己走啊!”

    “嘻嘻,行!”蘇雨菡高興地答應了。

    緊接著,我便轉過身,蹲在她跟前,蘇雨菡慢慢地趴在我背上,而后我兩只手抓著她的大腿把她背了起來。剛一站起來,我便感覺到有兩團柔軟壓迫在了我的后背之上。說真的,這感覺還是挺奇妙的。

    盡管蘇雨菡曾經幫我做過那種事,但我對她的身-體卻一點都不熟悉,其實,我曾經意-淫過很多次與她一起的一些少-兒-不-宜的畫-面……

    心念及此,我原本扶著她大腿的雙手慢慢地往后移了一點,其中一只手幾乎已經是按在她的大屁-股上了。

    就在這時,蘇雨菡發出了一聲驚呼:“啊,臭小子,你想干嘛!”

    “嘿嘿,你叫急人家背你,總得給人一點福利吧!”我壞笑道。

    “你放我下來,放我下來……”蘇雨菡說這話的時候臉已經紅了,與此同時,她也開始在我背上掙扎。

    “你叫我背我就背,你叫我放下來我就放下來,那我多沒面子。”我繼續背著蘇雨菡往前走。不過由于手托在她屁-股上不好背,我的手也移回到她的大腿上了。

    蘇雨菡見我的手挪回去了,她也沒繼續掙扎了。并且還慢慢地把頭靠在了我的肩膀上。

    之后的幾分鐘時間,我不知道蘇雨菡心里在想什么,總之我雖然此時在背著她,可心里卻一直在想葉紫到底出什么事了。因此這幾分鐘時間我們倆都沒說話。んん不過,盡管我不知道蘇雨菡心里想法,但我卻能感覺到此時的她好像挺幸福挺滿足的,她就那么安靜地趴在我背上,雙手把我的脖子摟得越來越緊。

    我一口氣把她背到山崗上,這才對她說:“好了,到了,現在可以下來了吧?”

    “不,我覺得你背著我挺有安全感的,你就再多背我一會吧!”此時的蘇雨菡就像一個撒嬌的小女生。

    “臥槽,我背著你有安全感?要不我以后走到哪里就這么把你背到哪里?”我鄙夷道。

    “好呀,正合我意!”蘇雨菡很無恥地答道。

    “你……我覺得你抱著我我也很有安全感,來,你抱我吧!”我雙手一松,蘇雨菡就從我背上滑下去了。

    就在我剛轉過身看向蘇雨菡,蘇雨菡竟然一下撲進我懷里緊緊地抱住了我:“豬頭強……”

    “昂……怎么了?”

    “我也是最近才發現,每天能和你在一起,我真的好開心。”

    “我也是。”我點了點頭。

    “豬頭強,答應我一件事好嗎?”蘇雨菡很溫柔地說道。

    “說吧,別說一件,十件都行。”我毫不猶豫地道。

    “不,我要求不高,現在只要你答應我一件事。”

    “嗯,好,沒問題,啥事?”

    “我們今天回去看見葉紫,不管她身上發生什么事情了,你都要保持冷靜,不能太沖動……”

    “你說的就是這事?”

    “不是。”蘇雨菡松開我,雙手勾著我的脖子,含情脈脈地望著我:“我想讓你答應我的事情是,不管葉紫發生什么事了,你都要好好對她,我知道,她為你真的付出了很多很多,就算,就算她被人那個了,你能不能嫌棄她,好嗎?”

    聽見蘇雨菡這么一說,我心里咯噔一顫:“你,你是懷疑我姐她被人……”我沒有繼續說下去,因為我已經沒有勇氣往下說了,甚至連想都不敢去想了。

    “我覺得武家人都瞞著你不告訴你葉紫到底出什么事了,絕對不是身體受了點傷這么簡單,而對于你來說,最能傷你心的很可能就是葉紫出了那種事了……”

    “呼……”我深呼吸了一下,竭力讓自己保持平靜,然后才緩緩地說了一句:“不會的,不管她發生了什么事情,我都不會嫌棄她。包括你也一樣……菡姐,我,哎,我也不知道該怎么和你說,其實我,我覺得現在好像真的已經沒有權利去喜歡別人了。你和我姐,都一樣,我不否認我真的很喜歡你們,從我在學校的時候,那時就已經很喜歡你們了,可現在,我真的不敢再繼續愛下去了……”

    “你這是什么意思?”蘇雨菡冷聲問道。

    “菡姐,你可能不知道,表面上我現在好像很不怕死,在遇到危險的時候,不管面對怎樣的敵人,我都敢打敢拼。其實,我很怕死,甚至還很舍不得死,我舍不得你,舍不得我姐。不過,有時候我有經常會想,我武強這輩子能遇到你和我姐,有你們陪我走過這么一段瘋狂的歲月,我就算死了也知足了。不過,我要是真的什么時候突然一不小心死了,你和我姐該怎么辦?”

    “我明白了!”蘇雨菡鄭重地點了點頭:“我終于明白以前你總是對我色-迷-迷的,可最近為什么總是在刻意躲我。你是怕,怕得到我之后,萬一你死了,你會覺得很對不起我是嗎?”

    我低下了頭,沒有說什么,當然,這也算是默認了。

    然而,我并沒想到的是,蘇雨菡突然松開我脖子抬手對我臉上煽了一巴掌:“你混蛋!”

    “我,我怎么了……”我一臉懵逼。

    “武強!”蘇雨菡一把揪住我衣領:“你把我蘇雨菡當成什么人了,你別以為我不明白你是什么意思。你是怕你得到我之后,一旦你不小心死了,我以后重新嫁人會被人看不起是吧?”

    蘇雨菡很聰明,同時,現在的她好像也很懂我。盡管我沒有明說,可她還是讀懂了我話中的意思。

    “武強,你給我聽好了!”蘇雨菡揪著我衣領冷冷地說道:“我蘇雨菡能和你走到今天這一步,你和我心里都很清楚有多不容易。所以,我現在很珍惜你,我早就已經放棄了一切打算一直跟著你,不管你去哪里,我都要永遠伴隨著你的左右。我知道我現在已經不再是以前三中的那個語文老師了,而你,也不再是三中的那個調皮搗蛋的學生了,我們現在的處境的確隨時都有可能一命嗚呼,不過我并不在乎,我也早就做好了心理準備。不管將來會發生什么,我都不在乎,我也沒有去想,因為我只在乎現在。

    還有,武強,我可以很明確的告訴你,如果你那一天真的死在我前面了,我蘇雨菡絕對不會再去愛上第二個男人。因為和你走到今天,我覺得一路走來,真的好辛苦,因此,除了你,我早就不打算再愛了。一方面是因為我覺得我們倆能在一起,愛得真的很累。另外一方面是因為,我蘇雨菡這臭脾氣,估計除了你這臭小子,也沒幾個人能容忍得下,要不是你三番五次地那么包容我,我們早就完蛋了。所以,你以后不要再在我面前說剛才那些話,我聽著煩,懂嗎!”

    “嘿嘿……”我摸了摸后腦勺,說真的,我的確被蘇雨菡的這番話感動的一塌糊涂。因此,我笑過之后,突然不由自主地一把抱住蘇雨菡,吻上了她那迷人的紅-唇。

    “唔……你干嘛,我話還沒說完呢……”蘇雨菡試圖推開我,而我的嘴在嘗到了甜頭之后,卻再也舍不得從她嘴上挪開了。

    緊接著,很快,蘇雨菡也逐漸癱軟在我懷里,這一刻的她,柔軟的就像是一灘水。

    說真的,要不是此時是在山頂上的樹林里,我很可能會忍不住把她就地陣法。

    一陣熱吻過后,蘇雨菡抿著嘴對我翻了翻白眼:“哼,又占我便宜。”

    “不占你便宜占誰便宜?”我壞笑道。

    “好了,別耽誤時間了,我們還是快趕路吧!”蘇雨菡道。

    “來,我背你。”我主動蹲在她跟前。

    “不要你背,你自己都那么累了,我還能走得動。”蘇雨菡很善解人意地道。

    “沒事,我體力好。”人就是這樣,有人心疼自己,自己也會更加懂得心疼別人。

    “走吧,你牽著我就行了。”蘇雨菡把我拉起來,主動抓住了我的手。

    接下來的路程,我們是一直牽著手走完的。

    我們翻山越嶺來到武家溝的時候,已經是上午九點多了。

    由于我們是走的小路翻山過來的,因此,我們當時正好是在武家寨后面山頂上。

    但見武家寨半山坡上,到處都是大大小小的挖掘機。有些奇怪的是,按說現在這個點了早就該開工了,可那些挖掘機卻全都處于停業狀態,甚至武家寨半山坡上一個人都看不見。

    “咦,人呢,都去干嘛了?”蘇雨菡茫然道。

    我搖了搖頭,:“誰知道啊!”

    “走,我們下去看看。”我道。

    “別……”蘇雨菡拉著我的手:“你在這里等著,我下去瞧瞧。你別忘了你現在可是通-緝-犯,我沒事,我下去看看,一會兒再給你電話。要是沒什么事你再下來。”

    “那好吧,我就在這里等你。”我伸手摟著蘇雨菡的小蠻腰:“菡姐,來,親一個再走。”

    “去你的,這一路上你都親我多少次了,還親呢。”蘇雨菡摸了摸她那性-感迷-人的紅-唇:“嘴都要被你親腫了。”她嘴上是那么說,其實行動上卻并不是那么回事,因為她說完話后就慢慢地閉上了眼睛。

    “嘿嘿……”我又把她親了一口,她睜開雙眼后對我露出一抹迷人燦爛的笑容:“你在這兒等我,不要亂跑。”

    “嗯……”

    蘇雨菡下去之后,我一直靠在一棵大樹上抽煙。此時我是在山頂上,離武家寨施工的位置還有上百米,因此也不怕別人看得見我。

    蘇雨菡下山之后,我看見她徑直朝山腳下的那片帳篷區走過去了。

    好在,蘇雨菡在其中一個帳篷里終于找到了幾個我們武家的老人。我看見她和那幾個武家老人聊了一會兒后就離開了。很快,她就打了一個電話給我:“小強,你知道葉紫出什么事了嗎?”

    “啥事?”我懷著忐忑不安地心情問道。

    “她被你爸救回來的時候其實只受了一點小傷。”

    “真的?”我一聲驚呼。

    “你別高興太早!”蘇雨菡道:“雖然葉紫并沒有發生之前我們最擔心的事情,可她剛被救回來沒多久,就被躲在武家溝的便衣警-察抓走了。”

    “抓走了?”我驚呼道:“為什么抓她?”

    “因為她爸是葉天豪,葉天豪在臨死之前立了一份遺囑,給她留下了一大筆巨額遺產。葉紫回來得知此事后,就把所有遺產全都轉移給了武家,她的本意是想幫助武家和唐家人修房子,結果,她此舉卻把武家和唐家人全部害了。上面認為你們武家和唐家人與葉天豪是一伙的,因此,把武家和唐家相關重要人員全部抓走了。”

    “什么!”我一聲驚呼:“把武家和唐家重要人員全部抓走了?”

    “嗯!現在你們武家和唐家只剩下一些老弱病殘在家里,稍微有點行動能力的人都去市里或者省里鬧去了……最要命的是,你們武家和唐家名下所有人的錢全被銀行凍結了,難怪那么多挖機停在工地上都沒有開工。哎,現在最關鍵的還不是怎么救你爸媽和你爺爺他們,而是怎么救葉紫,因為葉紫拘捕失手打死了一名警-察,剛才我聽你們武家幾個老人家說,葉紫很可能會被判死刑,這,這打死警-察可不是什么小事……”

    “什么……”我瞬間傻眼了。

    我前不久逃走的時候,只是因為假通緝令,上面故意安排假新聞說我打死警-察逃走了。可葉紫卻是真的打死警-察了……
    注意:章節內容如有錯誤,請一定要在下面留意告訴我們,我們會及時修正的。謝謝!!
骰子大小概率计算工具